章節目錄 第783章 我又不為別人活著

    免∝費∝小∝說∝閱∝讀∝請∝訪∝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www.dsfxcn.icu

    第783章 我又不為別人活著

    “不就吃餐飯,為什么要跑這么遠啊?”

    安瑾年坐在車上,看著易云深的車上了沿海高速,不由得皺眉問。

    “人家選了七娘山的‘鄉村田園’那家餐廳,我們就得去啊,總不能食言,說請不起吧?”易云深淡淡的說。

    “你當時跟他一個組啊,你也有選擇的權利啊。”

    安瑾年忍不住就嘀咕著:“他選地方都不跟你商量的?”

    “我們都是一家人,就他一個是外人,如果我不同意,就有幫親的嫌疑。”

    易云深淡淡的道:“一餐飯而已,他愛折騰就讓他折騰好了,大不了就是開幾十公里的路而已,有什么關系?把這餐飯吃了,以后他也就沒借口再找我們了。”

    話是這么說,可安瑾年還是覺得王俊榮過分了,一餐飯而已,他完全可以選擇濱城最好的酒樓,也不用這樣折騰人家還開長途車。

    濱城到七娘山,原本一個半小時也就夠了,可因為假期出門人多,路上遇上塞車,一路上走走停停,所以用了兩個半小時才趕到。

    原本以為餐廳就在七娘山腳下,車停餐廳門口就可以了,誰知道他們再一次想錯了。

    餐廳并沒有在山腳下,而在半山腰上,而更過分的是車不能開到半山腰,只能從餐廳修建的登山道爬上去。

    “王俊榮這是讓我們來爬山是吧?”

    易云軒有些不高興的說:“這人也太能折騰人了,下次不跟他打球了,太賴皮了。”

    易云深聽了他的話笑,淡淡的道:“這叫吃一塹長一智嘛,你不經歷,又怎么知道他原諒是怎么折騰輸給他的人呢?”

    三人爬山用了近二十分鐘才到半山腰,而王俊榮帶著自己的堂弟王俊鑫和表妹唐俊英已經等在那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為什么要帶他們倆嗎?”

    王俊榮笑著開玩笑:“因為你們是三人,我是一人,我怕萬一我們打架,我一個人打不過你們三個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小心眼,誰跟你打架?”

    易云軒沒好氣的說:“就為吃一餐飯,折騰死我們了。”

    王俊榮聽了他的話哈哈大笑,忍不住就說:“我見你們整天窩在家,讓你們出來運動運動,爬爬山,呼吸一下新鮮空氣,這不挺好嗎?”

    “誰整天窩在家?我原本跟同學約了要徒步的好么?”

    易云深不高興的說:“就因為你一個電話,把我的徒步計劃也給打亂了?”

    “是跟石巖江浩宇他們徒步嗎?”王俊鑫在一邊笑著問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易云軒詫異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因為我也跟他們約好了。”

    王俊鑫笑著說:“我徒步的裝備都準備好了,然后我哥一個電話打過來,于是,我就來跟你們一起聚餐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說得好像自己多委屈似的。”

    王俊榮撇撇嘴說:“我就打個電話給你,也沒強迫,你要不愿意留下來吃飯,現在要去徒步也行啊?”

    “現在他們都走了,我還怎么去啊?”

    王俊鑫笑著說:“你之前怎么不說讓我去,之前說我就.......”

    “菜點好了嗎?”易云深在一邊淡淡的問。

    “還沒呢。”

    王俊榮好似這才發現易云深也在似的,趕緊說:“這不等你一起點嗎?上一次是我們倆贏的他們倆,所以這菜得我們點,讓他們倆大吐血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讓易少夫人大吐血,這和讓易少大吐血有什么區別?他們倆是一家的。”王俊鑫忍不住提醒著。

    “哦......是嗎?”

    王俊榮問這話時,嘴角帶著某種譏諷,顯然不認為易云深和安瑾年是一家人。

    “他們是夫妻啊,當然上是一家了。”王俊鑫忍不住又嘀咕了句。

    “瑾年,走吧,我們去點菜。”易云深懶得在這聽王俊榮兄弟倆打嘴仗。

    “喂,等等我。”唐俊英喊了聲,趕緊跟了上來。

    鄉村田園點菜和別的餐廳不一樣,它所有的菜都在菜地里長著,要點菜就自己去菜地里自己摘,想吃多少摘多少。

    除了菜,還有雞鴨魚等,也都養在池塘里,要吃的話得自己去池塘撈,去養了雞鴨的場地里抓,因為這些雞鴨也都在池塘邊上。

    安瑾年不得不承認,這地方的確是地地道道的農家菜,比中秋節那天易云深帶她和趙教授去吃的那個農莊還要正宗。

    安瑾年和唐俊英負責摘菜,易云深兄弟倆負責撈魚,而王俊榮兄弟倆則負責去抓雞和鴨。

    至于豬肉,這家餐廳的老板今天才殺了一頭豬,而且是他用菜和糧食養的,沒有喂專門的養豬飼料,是真正的土豬肉。

    或許大家都是城里人,從小沒干過農活,所以大家都非常的開心,也玩得很起勁,就連王俊榮和易云深,相互看對方都沒那么不順眼了。

    今天是國慶節第二天,來的客人比較多,所以上菜也沒那么快,他們十一點半就把菜全部點齊了,直到十二點二十才給他們把菜做上來。

    在等菜的過程中,旁邊有適合大家游玩的項目,安瑾年和唐俊英選擇了蕩秋千,而男人們則都脫了西裝去打籃球。

    易云深把西裝脫下來時,安瑾年趕緊上前幫他接過來,然后又幫他疊好放到一邊,生怕等下掉下來給弄臟了。

    “安小姐,我之前以為你會跟易少離婚,沒想到你們倆卻是越來越好了。”唐俊英笑著打趣的道。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安瑾年淡淡的道:“多謝唐小姐的關心,離婚與否是我個人的事情,唐小姐就無需掛念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這樣說來,安小姐是不打算理會了是嗎?”唐俊英不知趣的又問。

    “我說了,這是我個人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安瑾年沉著臉道:“而我不想把個人的事情弄得人盡皆知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可人人都以為安小姐要跟易少離婚呢。”唐俊英皮笑肉不笑的說:“原來也只不過是雷聲大雨點小啊。”。

    “別人要怎么以為那是別人的事情,關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安瑾年冷冷的道:“我又不是為別人活著的。”

    手★機★免★費★閱★讀★請★訪★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m.tusuu.com』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大乐开奖结果查询开